云南 | 一次邂逅,长久的思念

”一次邂逅,长久的思念“ 这句话不单是形容长思这个年轻的云南少数民族文化品牌的故事,也是我认识长思作品经历的写照。作为preesee的创办人,我经常会去参加一些创意展会,积累一些写作的素材,那是在去年年底的一个创意展上,无意中让我发现一些很特殊的装饰展品,那是几个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银首饰。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39

一开始我没有太在意,以为这就是普通的首饰作品。所以又继续浏览起了其他的摊位,不过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再次回到了长思的摊位前,因为那里有几只大银戒指和一般创意展上经常会见到的银质或是宝石质地的戒指不太一样,硕大的戒指中央有着一副图案是用丝线织就的,非常精致的走线,密密地编织出的一组几何形状图案,图案本身也很好看,是传统纹样的那种,并非现代极简主义那种简单抽象。出于好奇的习惯我和展位的负责人Jeffrey攀谈了起来,结果却意外的得知了这个叫做长思的少数民族工艺首饰的创业故事,后来还和长思品牌的创业者刘玺有了一次深入的谈话过程。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42

整个长思的故事要从2015年说起,那一年刘玺大三,在云南大学滇池学院读新闻专业,暑期中她和几位同学深入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洱源县作田野调查。在采访过程中,她看到了当地白族,苗族,彝族等少数民族文化传统都在变得日渐淡薄 —— 随着更多年轻人开始走出大山,与外界的交通和通信变得方便的同时,各个民族几千年所累积的民族文化也随之渐渐的消失了。好多当地百姓都在说汉语,不愿再说自己的语言。在原本极具白族刺绣特色服饰的地域,只有村里零星的几位老人还依旧穿着白族传统服装, 可惜的是也只有这些村里的老人才懂得古老的白族刺绣针法。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年轻人不仅不晓得这些针法,而且还有人认为这都是过时地东西。比如有一位老奶奶为自己的孙女织就了精美的民族刺绣嫁衣,但在婚礼的当天,孙女还是挑选了洁白的西式婚纱,这样的事早已见怪不怪了。如今社会的发展让当地的年轻人情愿外出打工也不愿继承这些看上去费时费力的民族刺绣和其他传统手工艺,这样的情景不禁让这几位做采访大学生的心变得沉重了下来。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02

​痛心于珍贵的民族智慧结晶慢慢的消融于现今的社会,刘玺和几位同学开始做起了分析,想着用自己的方法去改变这样的现状。

这些民族文化遗产的珍贵和价值在当今社会就真的没有价值了吗?他们对自己问到,相比较同样是刺绣传统,当今时代苏绣和湘绣就发展的要乐观的多。他们认为问题还是出自于当地少数民族对于市场化的手段缺乏了解和当地信息传递的匮乏。还有就是产品的审美和当今社会的普遍认知有一定差距。既然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就决心以市场化的方式去解决。他们想办法聘请楚雄、大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为公司技术总监,收集遗失在民间的云南少数民族刺绣图纹集,逐步建立云南少数民族刺绣图纹库。再去寻找设计师对他们所积累的少数民族图样做重新的解构,打造出符合现代审美需求并保留当地刺绣和其他传统工艺的文创产品。与当地的绣娘一起合作生产定制,这样就慢慢有了一些产品。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01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28

为了扩大知名度,扩大产品的销路,刘玺他们还参加了2016年首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同场竞赛的有很多像是来自北大,浙大等一系列名校的参赛队伍,和大家所拿出的各种黑科技的参赛作品相比,无疑少数民族的作品还是显得“土里土气“的,没想到结果却令人意外,经过最后的评审,居然他们的作品获得了金奖。这无疑肯定了在当今快速发展的时代,科技不断进步的同时,社会上依然还是为人文的传统保留了相当高的尊重,人们迫切需要有这样一些既传统又符合需要作品来为自己心中那一片最原始的呐喊留上一番天地。这样的比赛结果让刘玺他们获得了鼓励。

路,虽然宽广,但前方未必永远都是通途。preesee所介绍的很多选择文创的个人和团队都有这样的经历,经营文创的产品会比一般产品会有更多的成就感,同样也会遭遇更多的挑战和困难。当几位大学生要做成一个连当地政府都一直没解决的困难绝没有可能会一帆风顺,首先遇到的就是很多人的质疑,对于年龄,操作经验和资本的怀疑,有来自于社会甚至身边的家人。特别是为了市场运营的需要,刘玺他们需要将最初创办的公司一路从云南搬到北京,又从北京搬到上海,这其中面临太多的人生选择,更何况他们都是一些初上社会的年轻人。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

这样的挑战无疑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承受的,在与同行的几位同学一一惜别之后,只有刘玺最后慢慢坚持了下来,自己努力把发展的版图变得清晰起来。值得庆幸的是,也有像Jeffrey这样新的小伙伴选择加入长思,一起为云南少数民族的文化遗产保护与复兴做着自己的贡献。几经挣扎奋斗,如今常思已经在上海建立了一个新家,所以才让我有了这次与云南少数民族文化异地相逢的机会。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25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14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24

这次创意展中所见的长思作品已经有了很多好看的样式设计,比如吸引我折回观赏的戒指就是属于他们创作的采星系列,我当时觉得特别的戒指中央部分其实是少数民族特有的叠绣。据介绍,图案上面的每一个小三角形的布都是绣娘用剪刀一个一个剪出来,然后过皂角水,再用当地山上能染色的植物染色,在晾晒、洗去浮色等十多道工序之后。才会得到这种富有韧性的小三角形的布,绣娘再把这些小三角形的布叠起来,一个一个地绣上去,拼好图案,就会得到这样好看的图案。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03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30

苗族地区把这一个个小小的三角形叠绣绣片看做山,山中间不同于其他颜色的两点叠绣,就是山间的星辰。苗族地区的人们信奉“万物有灵”,所以星辰绣在戒指上,就像汉族可以对流星许愿一样,他们相信这样可以保佑他们心想事成。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29

绣布上特有的蓝色,是采用苍山上生长的寥蓝、艾蒿,板蓝根等草药制作的蓝靛溶液的染缸所着色的,所以透着一股子朴实的味道,没有那么的鲜艳,却仿佛将云南的漫天星海留在了蓝色的底子上。而且据说以前云南很多人家都会有一口染缸,每年都要上山去摘蓝草去喂这染缸,所以让这一抹蓝色更添上一丝浪漫神奇的色彩。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43

再如这套有着火焰般图案的戒指系列唤作“ 采薇” ,戒指上面的绣是破线绣,这是平绣里面最特殊的一种刺绣,因为它用的丝线,需要穿过皂角的叶子,这样丝线就会更加顺滑柔软。绣破线绣图案时,要把一根丝线,破成至少8~12股的细丝,然后再用这些细丝绣各种图案。戒指上的花,是山茶花,在彝族的图腾崇拜的文化里,山茶花是家族文化里的一部分,有生活的气息,也是阖家幸福美满的象征。一枚戒指,一朵山茶花传递着美好的愿望。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51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48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44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 ,岁亦莫止。这采薇戒面上的每针刺绣,都是云南大山中的绣娘,用最细腻的绣法绣出的,光泽饱满。把花间守护神的祝福带到你的指尖,给善良的人带来幸福快乐。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41

当然不仅仅只有戒指这样的小尺寸作品,还有这一面面像是少数民族铜鼓造型的吊坠,被取名叫做“ 采绿” —— 终朝采绿,不盈一匊。予君佩环,寄我之思。采绿的蕴意源于三千年前,《小雅 · 采绿》。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21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22

仔细看这铜鼓造型上有着细密连接的几何花纹,别小瞧这纹样,这是特有的花丝工艺,是用手工把一片小小的银片弯曲成形状,再一点点连接到一起,每一个小小的转弯,都是手工匠人亲手拗成的,因为材料的关系和加工精度的严苛,这样的手工艺是现在工厂里的机器所不能模仿和复刻的。而铜鼓的造型,在少数民族的文化里类似太阳图腾,可以保佑健康成长。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27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18

听着这样一个个娓娓道来的故事,再看这手中每一只造型精巧美丽的首饰,让我仿佛在与大山对话,耳边开始回响起少数民族颂山的歌声。长久的回荡在大山中,也回荡在我的心中 —— 它们时而低吟,时而高亢,这山中的歌声滋润着快速疾走的时代,为都市中终日忙碌变得恍恍的我们带来内心的平和。

brand-changsi-jewellery-inherit-develop-yunnan-minority-cultures_15

长思将云南少数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传统浪漫的方式保留了下来,一位汉族的大学生用自己的一己之力证明了文化是可以细腻开发和传承的,让过去远走家乡出门打工的人们重新再回来,认真审视自己曾经觉得过时的民族文化,进而自发的愿意去传承和发展,让古人的智慧再一次用现代化的方式出现在社会面前,发展了当地的经济,更发展了当地的文化。像是对云南少数民族文化的一次思念之旅,长思的作品让我也有机会邂逅这千百年来所累积的少数民族文化宝藏,对文化做了近距离的观赏和了解, 预示了这瑰丽的民族文化遗产能够在新的世纪中继续薪火相传。

preesee原创


preesee 是个致力分享创造力,传播传统文化价值的地方

欢迎分享自己所喜欢的和自己的创作至

preesee.contact@gmail.com

欢迎扫描微信二维码订阅preesee

qrcode_for_258

share post to:
Author
我喜欢大众的小面包T2,沙滩边的浪涛声和无垠的星空,我喜欢空无纯粹的极简主义,同样钟爱墙上酷酷的涂鸦。我爱喝一杯清水,也会喜欢零度可乐的假甜。每次旅行我都会迷失在无限的人文和创意之中,我是Xiaolong,目前积极建设的preesee 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