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芮城 | 一千七百年的老道观重回村中人的怀抱

筑设计事务所URBANUS都市实践由刘晓都、孟岩和王辉创建于1999年,目前在深圳,北京设立分支机构,是一家相当具有影响力的国内建筑师团队。 URBANUS源于拉丁文的“城市”,它表达了事务所的设计主旨在于从广阔的城市视角和特定的城市体验中解读建筑的内涵。虽说定位于城市,但他们也并非在城市中裹足不前。最近他们对中国山西省芮城县一座修建于唐大和五年 (公元 831年)的道观——“五龙庙”(亦作广仁王庙)做了尝试修复,让其重新焕发新生。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19

这座建筑的历史可不简单,研究认为这是历史最悠久的道教礼拜场所,也是唐代第二大历史遗迹。是目前已知的四座唐代木构之一,最早的道教建筑,距今已有一千一百七十多年,早于佛光寺东大殿26年。庙坐北朝南,四合院布局,院内中轴线上建有戏台、正殿,正殿为唐太和五年(831年)遗构。大殿的开间、进深、梁架、斗栱等仍为唐代原制,弥足珍贵。戏台为清代建筑,坐南朝北,亦是重要文物。 在其装修之前,“五龙观”相对不为人知,尽管历史意义重大,但游客人数也很少,历史记载庙前土坎下原有的五龙泉,但因近年水位的下降已干涸。 而且现代农业技术的发展让农民们不再靠天吃饭,这就意味着村民们不会再到这道观圣地来祈求老天业下雨了,在历史翻过新的篇章之后,人们就把道观连同神佛一起遗忘了,让五龙泉这一村民的精神中心变得日渐的萧瑟,埋没在尘堆之中。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17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23

所幸还是有很多人牵记着着这处我们民族建筑艺术中的瑰宝,中国的国家文物局在2013年开始对这座身处不发达地区的著名道观进行修复工作。2015年初正殿主体得到修缮之后,周边环境的综合整治成为一件亟待解决的事情,院落和围墙历经时间的消磨已经不再完整,国家文物局也需要更多的社会力量一起参与保护,把这件事做好。恰好2015年,万科企业集团在的米兰世博会上建造了一个企业展馆。为了让这个馆在会后留下一笔世博遗产,万科决定投资于五龙庙的环境整治上,开启一项创新的文保尝试。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21

Model

在创建了一个叫“龙·计划”的公益众筹活动后,万科获得了维修和整治的必要资金,然后他们邀请URBANUS领导这支由保护主义者,景观设计师和平面设计师组成的团队对五龙观提出环境整治的方案, 这是一次国家专项资金与社会资金合作进行文物保护事业的新尝试,使这个千年古庙的文物本体在获得国家文保资金修葺之后,又获得了环境品质的改善,将一个孤立古庙转换为一座关于中国古代建筑的博物馆,并让这座原本已经和当代人已经显得生疏的建筑重新融入到村民的生活 ,让建筑的有序并入当地原本已经显得无序的建筑布局中,进而重新整理出历史的脉络,影响到村民对历史的尊重。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07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25

环境整治设计围绕着两条线索展开。明线是围绕五龙庙设计了一系列空间,增加欣赏文物本体的层次。 并植入相关展陈列,从而使观者能够更好地欣赏、阅读、理解文物;暗线则是通过从临近黄河边移植来的芦苇突显历史沧桑感,还在主殿和戏台之间,扩大的硬质铺地面积,不仅利于保护文物本体不被雨水侵蚀,同时也方便村民在庙院搞民间活动,使这个戏台成为沿承当地非物质戏剧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舞台。使五龙庙重新成为村民的生活中心,充满生机。 加强了这一场所的凝聚力,使村民重新聚集在这一世代相传的公共空间。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08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12

在该遗址上,URBANUS还保留了高台前原有的几眼作为牛圈的窑洞,并用传统的夯土建造方式加以修复,使之成为村民和游人纳凉休憩之所。这个工程雇佣的所有工人都是当地民工,使项目也成为把传统的建造工艺教还给了本地人的机会。也保证了未来修缮的技术储备。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08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12

建筑材料的选择上,设计团队也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比如在院门由仿生土的混凝土挂板墙围合出序庭所用的挂板就是根据当地土壤颜色研发出来的,不仅符合可逆性原则,又让整个空间有种土生土长的感觉,色彩与质感与原环境相协调。地面上刻的五龙庙足尺的剖面,和墙上设的中国古建时间轴,一目了然地传达了五龙庙的基本信息。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11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16

北侧在碑墙之后,设了新的观景台,把近处的另一处国宝古魏国城墙遗址和远处的中条山拉进视野,使五龙庙与其周边富具历史信息的环境贯通。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20

在经过这样创新式的环境整治后,五龙观的参观方式让原先观看文物的单调方式,变成了各种带景框的阅读,使观众在围绕着五龙庙的各种视觉体验中,不断加深对这个国宝的感触。这样一次建筑文物的保护是成功的,在以往依靠国家的办法上做出了新的探索。设计师在方案中考虑也跳出了狭义的“保护”概念,更多的是如何在当下语境中活化文物,想方设法让整个建筑重新与村民的生活链接起来,并提供建筑方法,让当地人传承,这样才能够让这座建筑瑰宝由一代代村民接力守护。同时,建筑本身的礼仪化设计的空间序列也让文化融入到当今空心化的乡村日常生活中,令人在意识中重新拾起中国古老的礼仪文明。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04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03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14

这样的案例也并非个案,美国的MASS DESIGN曾经用类似的方法帮助非洲刚果一个偏远乡村的村民建造当地学校,在建筑过程中将文明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带入到参与建造的村民心中,确立了学校在村民中的位置。文化不是单独依靠建筑而生存的,毕竟人才是传承的基础,建筑毁了可以再造,失去传统文化的认识才会造成真正的文化灾难。所幸URBANUS和万科选择了一条费时费力却可以保证今后可以不断延续的路线。这在强调资本效率的今天是一个难得的历史保护典范。

five-dragons-temple-ruicheng-shanxi-by-urbanus_10

 

山西五龙庙(广仁王庙)

地址:中国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城北的中龙泉村北高坡上
永乐宫北一公里 

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广仁王庙

 

本文内容图片摘自 Archdaily & 谷德网


preesee 是个致力分享创造力,传播传统文化价值的地方

欢迎分享自己所喜欢的和自己的创作至

preesee.contact@gmail.com

欢迎扫描微信二维码订阅preesee

qrcode_for_258

share post to:
Author
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