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 | 手中的地图,眼前的你,让我们路过全世界

人类对于世界的认知是从探索开始的,从了解自己身边的街道进而到城镇,再到国家及大洲,随之而变的是手中的一张张地图。一张张不同种类的地图出现都代表着人们对于世界了解的不断进,图形符号也变得越来越复杂,甚至连载体也在电子时代迁跃到了手中的移动设备,出国也从十年前费时费力的看着地图找,变成自己实时处理的形态了。当我们再回过头看一张张地图的时候,仿佛已经是隔着几个世纪了

对于日渐离我们远去的纸质地图,Mon先生我是有一点感触的,因为地图随着使用的变化会不断的留下痕迹,当我取出十几年前的北京或是国外旅行的纽约等地图,看到当年所标注的地点的时候,心里总会想起“啊,当年 XXXX ,真是 XXX的 “感慨,若想多回忆一下还能和新地图比对,看看这些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这当中会涌起很多感慨。到如今谷歌,百度,高德地图却因为每时每刻的不断更新,让人很难在集中精力去审视过去旅行留下的一切。

也许是出于同样的情怀,英国艺术家 Ed Fairburn 将地图当作画布做起了创作,在他看来这些布满着各种符号,颜色深浅的地图本身就适合作为承载感情的画布。

特别是地图作为他的画布来创作令人难以置信的肖像画。每幅地图上原本精细的地形等高线与手绘的肖像脸部的轮廓融为了一体,这些不同灰度层次,原本代表着海拔高度的区块在艺术家的手下成为了人物的脸部细节的阴影与轮廓 ,地图和肖像的主题难以置信的共存着,地图作为本体的功能,依然在画作中可以不断的提醒每一位读画的观众。

在具体创作上,他使用墨水和铅笔等传统绘图工具进行绘制。在动手会之前,Fairburn往往需要对地图花上几个小时,认真的审视,对地图的细节做梳理。然后再正式绘制中将道路,河流和山地轮廓编织并融合在一起,形成抽象的阴影,线条和面部形状,形成人物的主体。和点彩派的画类似,这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创作中要反复揣摩。

比如我们眼前的这张肖像就来自NASA的第一版月亮的正射影像地图,这是位于月球远测靠近 Chaplygin 陨石坑的地方。地图上蜿蜒的,呈漩涡状的图案中浮现了一位紧闭双眼的少女侧身。整幅图像并没有清晰的轮廓线条,少女的神情也似是而非,令人难以捉摸。作为这个女性主题的绘画拿来自天上月亮的神秘图像与少女的头像结合真是一种恰当的比喻。

再如这幅头像是在一张1885年比利时布鲁塞尔 Wagner & Debes 大街的地图上作的,低垂的眼眸,郁郁的表情加上地图原有街道的区块,浅浅的画像带出了多少岁月的沧桑和物是人非的场景故事。

再如这幅他替NIKE的总部所做的绘画,取材就是NIKE总部的所在地俄勒冈州的一张地图,描绘了NIKE的共同创始人Bill Bowerman的肖像,画面很生动,加上地图的演绎,显示出历史的沉淀和画面的故事性。看来这份岁月的沧桑是很多具有历史感的大公司所欣赏的,所以Fairburn的画作有很多被诸如Nike,BMW,企鹅出版社和英国航空等所收藏或者作为广告中使用。

Fairburn 说自己着迷于让地图和绘画主题的结合,当你凑近看的时候很难看清脸庞的模样,但走远的时候,又能从地图各式各样的等高线,区域版块中逐渐看到人物的模样。这种感觉很微妙,和人们在欣赏普通画作那种越近能看到越多细节的经验是截然相反的。

从全世界路过的我们,是否还记得自己最初看到世界的模样?这些年造访过的地点还有多少留在我们的记忆的深处?在匆忙追赶整个世界步伐的我们,是否还记得自己最初心的方向?

 

本文部分内容图片摘自 Mymodernmet


  往期热文  

Ortisei | 化朽木为神奇,从木头中寻找生命


preesee 是个致力分享创造力,传播传统文化价值的地方

欢迎分享自己所喜欢的和自己的创作至

preesee.contact@gmail.com

欢迎扫描微信二维码订阅preesee

share post to:
Author
Mon
是Mon,不是Moon, 不是 Money,我是那个热爱建筑,爱旅行,一直向往火人节的Mon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