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 | 从校园到社区——玛朵文化的前世今生

一只松鼠是怎么从校园话剧社走到孩子们身边的?王文渊的《鼻鼻丹》和玛朵文化的诞生大概可以告诉我们这个关于理想与坚持的故事。

王文渊大学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大学时候他和几个上海交通大学的老朋友创建了一个话剧社,玛纳卡实验剧社,说来有意思,剧社的名字来源于三杯咖啡——焦糖玛奇朵、拿铁和卡布奇诺。

“我觉得我就是那杯拿铁,虽然没那么多花哨的味道,但是喝久了还是那样。”王文渊说。

大学里的话剧社充满天马行空的想象,他们曾经改编的《恋爱的犀牛》在大学生当中广受好评,这些成功给了王文渊很大的信心——自己是可以靠话剧成功的。

毕业后,王文渊伙同当初一起“玩”话剧的小伙伴,成立了玛纳卡剧团——一脉相承,他们希望能够将学生时代的热情延续到更大的舞台上。开始时事情还很顺利,在很长的时间里,剧团依照自己的喜好挑选、创作话剧,先后在上海国际艺术节之友俱乐部和创智天地梦剧场支持下推出了《第十狱》和《兰姆王》等作品。2013年,玛纳卡剧团成功排演微剧场创意莎剧《麦克贝斯》。编导用当代手法将动漫和戏剧进行嫁接,别出心裁的表演方式使莎翁经典再现光彩。该剧在上海、杭州共演出8场,观众超过2000人次,获观众和业内专家一致好评。同年,玛纳卡剧团被授予闵行区特色文艺团队称号。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22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21

《麦克贝斯》剧组

但是市场终究是残酷的有成功的剧,也就有不成功的作品,有上顿没下顿的事经常发生。作为一个非营利性社团组织存在的剧社,对于成员也没有很强的约束力,很多人中途坚持不下来,纷纷退出。

最艰难的时候,整个剧团只剩下三个人还在坚持。

改变迫在眉睫,首先剧团需要做到自食其力。

2015年王文渊决定将剧团向职业化、商业化文化创意公司转型。于是他们将社团起了新名字注册成为 玛朵文化公司 ,但是成立之初效果并不理想,在公司成立之初,运营还是同以前的社团模式相近,大家缺少统一的思路,凭借自己喜好做着各自的戏剧,直到2016年初,公司仍然处于一个空壳状态,成员各自为战,缺少统一的向心力。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20

大家一合计,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小作坊小剧团的发展模式虽说自由,但是资源得不到整合,得不到最大化的利用。既然已经注册了公司,还是应该按照市场运作的规律来发展,将事务性的管理、财政工作,作品的产品创作,以及作品推广营销工作分开来,形成一个独立自主的运营架构。这样就能最大化的发挥剧团成员的专业优势和集中力量发展自己的原创作品。

玛朵转型之后第一次向市场商业化的探索随之而来,他们在寻求市场的兴奋点与痛点,努力将自身的创作与市场的需求相结合,探索的结果就是儿童剧《鼻鼻丹》。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11

《鼻鼻丹》宣传海报

作为长期从事话剧创作的业内人,王文渊知道话剧的成本大、收回成本难度更大,自己的原创话剧要想打出一片天,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毕竟现如今上海文化产业方兴未艾,市场营销成本与日俱增大,营销渠道打不开,作品宣传跟不上,戏很难在这个乱世中打出名堂。《鼻鼻丹》正是这一系列思索探讨下的产物。

话剧作为娱乐产业,替代产品非常多,因此潜在客户通常不具有必需性;而其中需求量比较大的群体就是家长群体了,尤其是学龄前家长群体。儿童剧与早教结合的形式在国内尚属于比较新的理念,对于许多家长而言,这种全新的亲子教育形式具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孩子看了制作优秀、寓教于乐的儿童剧,是不是能对他们的三观形成、智力开发有一定的帮助呢?儿童剧在孩子的社交活动和亲子交流中又能不能起到引导的作用呢?怀有这样疑问的家长群体自然会对儿童剧形式抱有一定程度的关注。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15

《鼻鼻丹》公开排演

确定了创作方向与方针之后,剧团在创作中就坚定地走在儿童剧的方向上,他们一方面坚持自己的独创理念和思路,另一方面从消费对象出发,寻求到儿童艺术中心的合作,将早教、亲子教育的专业人士引入剧本创作中来最终打造出这一部《鼻鼻丹》。

《鼻鼻丹》一经上演,广获好评,首演的前两场上座率均为100%,剧团在长期自主创作之后第一次迎来能够长期盈利的作品。这次作品的成功大大激发了团队创作的动力,之后玛朵展开了大规模巡演,收获颇丰。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02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16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17

《鼻鼻丹》剧照

借着《鼻鼻丹》大获成功的东风,玛朵进入了发展的新时期,一方面,他们抓住《鼻鼻丹》的成功,开始第二部作品的创作,以期打造一个系列作品,形成自己的原创IP另一方面,剧团在寻求与文化平台之间的交流合作,利用周期较短的文化产品输出进一步打造自己在圈内的影响力。

在《鼻鼻丹》的成功里,王文渊找到了玛朵成功的核心要素,那就是坚持原创,他认为玛朵发展壮大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慢慢剥离边缘功能,保留核心的过程:做专注原创内容的文化提供方。

《鼻鼻丹》就是最好的例子,主创团队在创作中坚持完全原创,包括服装、道具,全部自己来负责。甚至有赞助提出要在内容上做一点修改时,他们当时就拒绝了继续的合作。

原创,是玛朵的灵魂,是我们大学时代梦想的延续。我们的魂不能丢。”王文渊说。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13

布置舞台,搭建道具

自己作品完全把控,也让作品的质量有了保障。对于平台机构而言,玛朵这样的具有自己独特个性的内容提供商自然是欢迎的,各级群众艺术活动中心、图书馆、钟书阁、万达,万科等方面均和玛朵形成了中长期合作的关系。平台订购产品,玛朵提供内容,在这样的过程中平台能够向观众提供更加优质的表演,而玛朵无疑得到的更多。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03

《鼻鼻丹》与钟书阁联动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09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08

玛朵儿童剧活动

在这些平台的帮助下,玛朵得以放下营销、平台等许多方面的工作,专心投入到内容创作中来,针对不同的平台、提供新的资源与其合作,内容水准得以提高;依托大型的成熟的平台运营,使得玛朵和《鼻鼻丹》得到了进一步的宣传,对于潜在用户的积累起到了不错的效果;此外,借助平台机构使得玛朵聚拢人才、整合资源的机会得到了很大的帮助;与成熟的平台之间长期稳定的合作也使得玛朵公司化运营进入了一个稳步发展的阶段。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18

martuo-theatre-performance-from-campus-to-community_01

接下来,玛朵会继续主打自己儿童剧的品牌,在形式上和内容上同自身学院派的特点结合,不断创新、突破自我,形成独具一格的表现方式。同时,在儿童剧这个领域,玛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抓住儿童心理,创作模式标准化达到作品量产,对儿童教育的投入……都是玛朵未来努力的方向。

我们相信怀揣着对这个舞台的热爱,王文渊和他逐梦的小伙伴们能在这一个新的天地里做出他们喜欢的原创戏剧。

也许在将来,带孩子看《鼻鼻丹》的系列儿童剧会成为一种新的潮流,谁说不会呢?

QR

 玛朵文化公众号

 

 

 

preesee原创报道 X

上海交通大学PRP项目


preesee 是个致力分享创造力,传播传统文化价值的地方

欢迎分享自己所喜欢的和自己的创作至

preesee.contact@gmail.com

欢迎扫描微信二维码订阅preesee

share post to:
Author
上海交通大学学设计的,演过话剧,写过剧本,现在参与大学生创新实践项目。舞台上的事,就是生活里的歌,希望我们都能在文化创意产业的洪流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唱出自己的牧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