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面 Mysore | 不修今生修来世

 

昨天雇了车,凌晨5:00黑漆漆的时候出发,奔向相距班加罗尔130公里的印度南部Karnataka省的第二大城市Mysore。数百年前的印度颇像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存在过七百多个大大小小的国度。而Mysore, 就是 Mysore王朝的都城,以出产丝绸和玫瑰木的雕像著名。一路走来,窗外是遍插秧苗的稻田,颇像中国的江南水乡,也可算是“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

Mysore的居民以印度教为主,约 20%左右的穆斯林混居在其中。司机领我们参观的便是一座坐落于穆斯林居民区的有着一千两百年历史名叫 Bhuvaneshwari  的印度教寺院。寺门的雕刻非常华丽,而且保存完整

刚想迈步进去,被守门人拦住了,原来进入寺庙的人都必须赤足,连袜子都不能穿。那我们的鞋放哪里呢?守门人给我一张写着号码纸片,张开手掌摇晃,“ 5 Rupees(5卢比)”。

我问他:“5 Rupees for what?(为啥要5卢比)”

“Security. (保护你)”

“Security for what?(保护我啥?)”

“Your shoes.(你的鞋)”

同事说,出来再给他吧。我忍着笑,把鞋子递过去,他接过去随手往墙角的一堆鞋子上一扔。看看手里的号码,只能摇头。还好老板和另一个法国人留守在寺外。

▲ 守门的两尊石雕的大象

踩在青石板上踏入寺门,一个半头银发的老者迎面而来,很热情地向我们介绍寺庙的历史。我们猜想他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自然没有多问就由着他说。我对印度教本身没有多少认识,对那些神灵的尊称及其不敏感,而他的英语又有浓重的印度口音,所以他讲的大半我都没能听懂,只好凭自己的眼睛看了。

印度教的寺院也是一层套着一层,没有照明,白天相当昏暗,看不清成设,第一层院子里的神像,老人热情得邀请我们照相,不知为何。估计是这个神不够高级,随便惊动无妨。

进了第二层院子,就不允许照相了,也许是怕闪光灯冒犯了神灵。院子的天井里坐着一个带着眼镜的和尚,半裸着上身,披着白色的袍子,彩色腰带,拿着经书很专注得大声念,丝毫不理睬周围过去的行人;再回身仔细打量,发现他的身材比普通印度人的壮硕很多。周围的墙壁上雕刻着大大小小的神灵。我依稀记得印度教号称自天上七国到地上七界共有神灵3亿多个,自然也不可能一一对号入座。倒是我那爱尔兰的女同事从来没有到过亚洲,一尊一尊仔细瞧过去,很稀奇得啧啧赞叹。

by Hans Hendriksen

里层的院子里用一道屏风把房间隔成两半,屏风向两边推开,里间有一尊卧着的金神像,手枕着头,神情和蔼,我猜那是印度教的三大主神之一:梵天,毗湿奴,不太可能是湿婆。进入房间的教徒排着队,将手里的茉莉花环递给屏风里的和尚,由他挂在神像上,然后和尚从一个容器中盛出一勺牛奶,人们双手并拢,接过牛奶后一饮而尽,将剩下的奶擦在自己的头发上。供桌前放着一只盘子,来往的人纷纷往里面投钱。我也投了两个卢比进去,瞟见和尚伸过来端盘子的手上金戒指、金手镯、金臂环琳琅满目。都说南亚各国的僧侣日子比普通百姓殷实很多,也并非空穴来风。

老人把我们领到一个石桌前,在我们每个人的眉心都点了一点朱砂,说是保佑平安富贵。随后引我们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我们正等待更多的典故,他忽然掏出证件证明自己是有执照的讲解员,然后很严肃的说:“你们需要付给我三百卢比,你们是打算一个人出啊,还是三个人分?”这种转折虽然有点大,价钱也应该是事先说明才对,总算在意料之中,等我们各自给了他钱,他承诺能负责把我们的鞋拿回来,但是需要再给他十卢比,因为他没有零钱。等我们到了出口,寻找各自的鞋而再唤他时,他只当没有听见,大步流星地一路离去了,留下我们几个傻子俩俩相望。

出门寻老板,他已经躲上车,细问一下,原来是给了一个小孩几个卢比的零钱,结果不知从何方跑出了十几个,把他团团围住,从未出过美国的人,自然没见过这样的世面。

▲ 路边装扮整齐,等待行人拍照的孩子

回来查了资料,印度教以为,生死轮回的根源,来自于业。业,是行为善恶的造作,产生于人们无限的“爱欲”与无始以来的“无明”。于是“以无明为始,依欲而成意志,由意志而有业,由业而受果”的轮回圈子于焉形成。现世人生的苦,由前世行为招感而来,今生行为的善恶,同样也会连带前世的业缘,影响到下一世的人生。想起今天的寺庙里的讲解员,拼命敲打着车窗让你买一束香的满身泥灰的孩子,古皇宫门前行乞的独腿老人,抱着病恹恹的孩子在车流间穿行卖棉花棒的妇人,希望他们现世漫漫的贫穷不要转入来世的人生。

by Claudio Maruffa

 

preesee原创写作


preesee 是个致力分享创造力,传播传统文化价值的地方

欢迎分享自己所喜欢的和自己的创作至

preesee.contact@gmail.com

欢迎扫描微信二维码订阅preesee

share post to:
Author
本人专职于IT信息系统安全审计,以职务之便旅游,乘旅游之兴撰文。深信文字与程序一样,都是逻辑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