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 | 用最真的心绘就美好的世界,张筱琦访谈录

想要世界变得简单些一直是我心底里的一个愿望,因为当今世界很矛盾,一方面是谷歌的Alpha Go 在人类智慧的地盘上不断攻城掠地,让人类憧憬未来科技所能达到的高度。另一方面世界各地这些年爆发的恐怖事件和战争却让人担心各类宗教种族的狭隘将人类带入过去野蛮的黑暗世纪,让人感觉身处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知是上是下的乱世。自己也曾经长期偏好黑暗科幻的小说,画作也喜欢那种无比逼真的名家作品,但随着阅历的增长,自己的审美情趣确开始慢慢的转向到了欣赏朴拙的画风,或许就是和心理的愿望有某种程度的联系吧。

只可惜能够不露痕迹画出这样画的人反而比想象中的要少的多呢,毕竟一般人都喜欢炫技呢。不过我相信preesee的读者会喜欢更多风格的涉猎,所以容我为大家介绍一位透着纸面都能感受到阳光和欢乐创作态度的台湾插画家张筱琦,因为喜欢她画作中的简单质朴和欢乐的气息,我通过Email对她进行了一次采访。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23

毕业于美国的 Academy of Art University 插画系硕士的她最擅长用简单的笔触勾勒一些似是而非的形象,初看她的画你会认为眼前的作品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所画出的,简单的笔触,大块的色彩和欢乐的主题。但当你真正开始欣赏的时候就能体会到画家所想要认真表达的质朴情绪和阳光,能自然而然的将你心中的雾霾驱赶,而我认为这部分却是大多数职业画家所缺乏的板块。

比如这张我所喜欢的名为《匹诺曹和爸爸》的作品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16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07

作品《字的小诗 —— 元》

看着她的画你会很自然的和画家自我介绍中的张莜琦联系了起来,她说自己是个喜欢星星,喜欢鱼,也喜欢喝奶茶。花很多时间看人,看东西,看事情,看故事,看天空。想要自己跟自己玩的时候,就会跑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躲在角落画画。常常自己跟自己说话说得很高兴。

张筱琦原先做过一段时间的老师,期间创作的的都是一些抒发情绪及记录生活的作品之外。正式的插画创作是在前往旧金山就读插画研究生主修儿童绘本插画之后开始的。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06

在学习的那三年多里,她陆续发表了两件毕业制作的系列作品。一件是自己创作图文的绘本The Cotton Candy Sheep,另一件则是绘制了五张The little prince的系列儿童插图。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21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20

the little prince | mixed media | 2013

在毕业之后,画家在纽约旅居了一年,这段时间里进行了很多实验性的有趣创作,在这些实验里比较代表的创作是为To the little prince 系列做的插画,因为她实在太喜欢小王子这个故事了,但是又觉得先前毕业制作的五张以儿童为观众的儿童插图似乎和原著小说的调性有些不同,因此想再替这个她喜欢的故事画图。在这个系列里的每一幅插画都要搭配着一段文字才算完整。

the-little-prince-9-web_orig_调整大小

to the little prince | charcoal | 2014

the-little-prince-6-web_1_orig_调整大小

to the little prince | charcoal | 2014

the-little-prince-4-web_orig_调整大小

to the little prince | charcoal | 2014

12401855_536398343189494_2756526413226663874_o_调整大小

2015年年初的时候在纽约的中央车站图书馆里展出的照片

10644738_536398263189502_2558864922595220946_o (1)_调整大小

2015年年初的时候在纽约的中央车站图书馆里展出的照片

这些文字最开始的几段是她自己写的,因为画家觉得就某方面的程度来说,她很理解小王子的很多说法,觉得想把一些他没说完的话说完,所以才会写出这些文字。后来有几段文字是引用小王子小说里的句子,因为觉得那些话已经被说得很清楚了,就只有替那些文字画了插图。非常荣幸的是这个系列2015年年初的时候有在纽约的中央车站图书馆里展出。回来台湾之后,这件系列作品也分别在高雄的火腿看书及台北的美丽永安生活馆展出过。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18

Hey, New Yorker  | Mixed Media | 2014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10

Hey, New Yorker  | Mixed Media | 2014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05

在台湾的画展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04

在台湾的画展

2015年回到台湾之后,她一方面继续努力创作,一方面也想尝试上班族的生活,由此开始了一边上班一边接案的日子 。在这一年中,她很幸运的有机会跟出版社合作,帮忙青少年杂志《青春共和国》及《国语日报周刊》里的专栏绘制插图。

随着自己的作品被更多的人喜爱,她陆续有机会帮儿童绘本作家绘制绘本的插画,目前已经出版的插画作品有“海马小花上学去”及“黑夜里的小精灵”,其它几本合作的绘本正在制作中,筱琦告诉我说会在顺利完成并出版之后再跟大家分享。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08

作为画家,当我问张莜琦在创作中所遇到的开心的事是哪种时,她坦言自己非常享受创作过程中像是在做实验的感觉。还有就是作为画家遇到知音人,那种一眼就能感受到她在作品里传达的情绪的观者了。因为她认为自己是一个表达方式相对婉转的人,说话、创作都是。所以当她已经透过很婉转的方式在作品里传达讯息,却还能够被理解的人看懂,在那一刻会让自己觉得格外的感动。这样的机会不是很多,却并非没有。她曾经有几次这样的经验,在展览时恰巧路过的设计师、在旅行时碰上的音乐家都能一眼就明白她的作品,这令她感到非常的高兴。

Print

trickster gallery show poster

相信对于创作人群来说所遇到的困难有很多种,每个境况都不一样,而对她而言,创作中最困难的部分来自于创作风格的问题,这一两年她接案生活里常在思考的问题就是这个。有些时候,如果她依照自身的感受来进行创作,做出来的东西不见得能够让案主或观众接受,可能会是比较小众的作品,相对来说市场上就不一定合适,所以至今她还在尝试拿捏怎么将自己的创作及合作的作品尽量调整成更相近的创作脉络。看来作品究竟是否更市场化还是个人化对于每一位创作者都是一样的。个人风格往往是作者吸引到喜爱者的根本,但也容易丧失其他一部分稍稍更大众化口味的观众。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09

对于未来张筱琦认为至今为止自己创作的作品还是比较偏向系列插画作品,是一个系列,但是比较不像一般的绘本插画家们有一个明确的故事主轴。未来一方面希望可以持续帮忙合适的故事绘本绘制插图,另一方面也希望可以尝试写出自己喜欢的故事并替自己的故事创作插图。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15

采访中我还提了不少相关创作的问题,张筱琦也一个个做了认真的回答,因为在preesee的读者中,相信也有不少插画师和相关业者,借此篇报道分享一下,希望也能够带给大家某些启发,以下

preesee : 你现在是自由职业画家吗?这样的职业形态最大的挑战和乐趣分别是什么呢?

张: 是阿!现在是自由接案插画创作者。

这个职业形态最好玩的地方就是可以保持我的幼稚,不用因为长大了而硬要长成多大、多了不起的人。一般来说,合作上最长接触的伙伴大多是编辑,他们都还蛮体谅、包容我本身有点幼稚的成分,因此算是社会上相对适合我的工作环境。

比较有挑战的部分对我个人而言是学习拒绝的部分。过去的经验里,一直对拒绝这件事情比较有障碍,除非是非不得已的情况,我尽可能的不太去拒绝。开始以接案形态的工作方式为主之后,发现有些案子的故事内容或是题材上不一定跟我的创作语汇或风格相契合,可能由其它插画家来完成更为适合。为了顾及到这个案子的呈现,也希望对得起这个故事、写这个故事的作者和未来阅读这个故事的读者,这种情况下我就要学习去拒绝替这样的故事画插图的机会,对我来说是一个有趣的挑战,也是一项这一两年渐渐在进步的新能力。

preesee: 你所使用的绘画工具是什么?能简单介绍下作画的顺序吗?

张:目前为止我的创作媒材一直都换来换去(笑),好像每次用一个媒材上手之后就觉得想要玩玩别种媒材了。所以每次开始创作的时候都会有很段很痛苦的摸索期,那段时间怎么画怎么失败,自己都不喜欢,然后再慢慢玩出喜欢的方式开始进行创作。

过去使用过的有手绘结合电脑的复合媒材、拼贴、炭笔混合粉彩、油性蜡笔等等,最近期的作品则是使用水性彩色铅笔来绘制。作画顺序这个部分比较难有系统地说明,因为这一两年创作的作品比较多复合媒材,再加上我的个性有点随性,喜欢随机的变化,常常会画到一半感觉应该加入什么媒材来进行创作,就顺应着感觉去进行,是一个比较不太有固定的作画顺序的过程。

preesee你的灵感来自于哪里?

张:我是一个常常有很多情绪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很享受压抑自己情绪的人,所以我个人的创作灵感大多来自于那些被我压抑的很高兴的情绪们。我压抑各种情绪,开心的、伤心的、愤怒的都有,然后会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着这些情绪,再用比较即兴的创作方式画出这些作品。有的时候,生活里比较没有情绪的时候,就会去找一些诗、故事、电影、音乐等等的作品,感受他们的情绪之后,转化成作品的灵感。

preesee关于未来有没有来大陆办展或者出版的计划。

张:目前还没有计划到大陆办展览,希望之后有合适的机会可以到很多不同的城市展出。出版的部分要看看和台湾出版社合作的绘本之后会不会有机会在大陆出版,这个部分我比较没有太了解,是出版社去规划安排的部分,希望有机会可以和更多喜欢绘本的人分享我的作品。

taiwan-illustrator-hsiao-chi-chang-warm-story-art-piece_03

生活要变得简单,并非容易,因为有太多放不下,不舍得的东西。画作为人思想的延伸,能够做简单纯粹恐怕也更难,只有愿意放下负担的人,才能用最真的心绘就简单美好的世界。

 

preesee原创报道

本文图片摘自 www.hsiaochichang.com


preesee 是个致力分享创造力,传播传统文化价值的地方

欢迎分享自己所喜欢的和自己的创作至

preesee.contact@gmail.com

欢迎扫描微信二维码订阅preesee

qrcode_for_258

share post to:
Author
我喜欢大众的小面包T2,沙滩边的浪涛声和无垠的星空,我喜欢空无纯粹的极简主义,同样钟爱墙上酷酷的涂鸦。我爱喝一杯清水,也会喜欢零度可乐的假甜。每次旅行我都会迷失在无限的人文和创意之中,我是Xiaolong,目前积极建设的preesee 创始人。